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玩生活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翹翹板:一邊趕應酬一邊擺畫筆、一邊想病患一邊瘋冰攀、一邊是鐵工一邊是木匠……,現在開始放輕鬆,好好玩生活,生活好好玩!

戴百時不太拍自然風景。對他來說,人體才是「最最複雜、詭譎又奇妙悅目的風景。」為了拍個夠,他在自家有個機動攝影棚,可以請模特兒到家來拍照。出國出差、度假,只要有空檔,戴百時仍然做同一件事,繼續聘各國模特兒到他飯店房間拍照。戴太太Amy見他周旋於眾模特兒之間,一點也不介意。自己也畫畫的她,非常清楚這是藝術,有時還客串起先生的業餘模特兒呢。

戴百時最喜歡背景打暗的黑白人體攝影。以單純直接的光線和高低起伏的人體,就能幻化出意料之外的幾何構圖,讓他彷彿在創作抽象畫。他還自學繪圖軟體,在電腦上數位處理照片,太太的畫作也常入鏡。這時候,他有些作品又像油畫了。他17歲時失落的畫筆,藉此重拾。

業餘但玩真的戴百時,作品質與量已可開個展。5/17起兩週內,台北市爵士攝影藝廊裡就可以看到他的作品。

*戴百時

Somasia台灣代表辦事處總經理 

玩賞心得:最愛人體攝影,那才是最最複雜、詭譎又奇妙悅目的風景。

鉋刀一下專心一意

去年九月至今每個週日一整天,有寬設計負責人陳國洲,都會帶著便當到台北林口的「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重新當學生。這裡得習作三年才能畢業,但他深知三年對木工只是起頭,所以從不想完成什麼作品,只是想「將鋸子、鑿刀等工具練到平直精準,將木結構榫頭做好,放在學校當樣品。」

前兩個月,陳國洲就只練一件事:一得閒就拿鋸子鋸木頭。我們到訪教室時,他則在做刨木材時固定用鉋台,也是木頭材料。在製作這工具前,他得先搞定鉋刀。鉋刀是新的,陳國洲又是生手上路,刨下來的木片屑總是細薄不均還常斷。他只得回去磨刀,磨刀之前又得先磨好磨刀石!

忙了一陣,陳國洲戰戰兢兢拿著鉋刀刀片給老師(森平房)看,彷彿小學生在等領考卷。來回數次,終於通過森老師目測加尺量的嚴格考核。後者毫不費力試鉋一下,一片厚度完全一致的木屑掉了下來,一個上午過去了。那座鉋台,則只是零件一堆。這真的是木工學徒在磨基本功,但陳國洲就是沉浸其中,自得其樂。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