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來日或末日的深思考

不憑單據,單靠顏色、數字簡單的標示,每天由五千位人員負責將二十萬人的午餐準時送達。雷倩看了覺得不可思議,「達巴瓦拉最神奇的是,它無紙、無電腦、無科技,這麼短的時間內,在一百萬次中,出錯卻不到一次。」

唯一造成「達巴瓦拉」不靈的原因,就是鐵路癱瘓。這條城市賴以維生的交通命脈,每年也造成三千五百人逐夢不成,魂斷於斯。「在都市計畫學家的眼中,孟買充滿許多不可能解決的難題,它的成功,吸引過多的人湧入,成為它毀滅的開端。」其中,「一個開放式的交通系統,就是災難的開始。」雷倩認為這一點,值得國內交通建設深深引以為戒。

當孟買建立第一座高架橋,首爾為每台公車安裝衛星定位導航系統時,在西藏邊境,犛牛牧人卡瑪齊林,卻帶著一家老小及牲口,冒著嚴寒,步行穿越海拔五千多公尺的喜馬拉雅山群,上至六十五歲的父親,下至五個月大的新生兒,都得踏上這段危險艱辛的旅程,尋找另一片溫暖的谷地過冬。「絕版路線大探險:穿越喜馬拉雅」一片讓雷倩紅了眼眶。

「青康藏高原,在旅人的眼中是與世無爭的絕境美景,但片中,我們看到生存其實並不是那麼簡單。」最令她感動的是,無論在旅程中,遇到嚴酷挑戰、突發劇變,甚至是生離死別,他們依然沒有絲毫埋怨,完全接受宿命的安排。「相較之下,擁有許多選擇的我們,更要學會謙卑。」

在另一個絕境苦寒之處——巴塔哥尼亞,美洲鷲在猛烈狂風的吹襲下,展開牠美麗巨大的羽翼,乘風翱翔。一般人想像的伊甸園是水草豐美、有很多可愛小動物,但在「人間伊甸園:巴塔哥尼亞」一片中,我們看到的伊甸園是活生生、血淋淋的生存戰爭。

相較「穿越喜馬拉雅」是因「人」而感動,雷倩認為這部片傳達了另一種「沒有人」的感動。「因為它未經人類的改變,所以是那麼的原始,我們可以看到裡頭的動物因為爭奪交配權打得頭破血流,沒有任何美化。物競天擇,生存就是這麼回事!」在這個最不像伊甸園的人間淨土,生命找到了它自己的規律。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