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鐵道慢遊繼【慢食】後,世界最新生活風潮



走過十分老街,劉克襄一邊唸著大樹下米粉湯老闆有陣子腳受傷了,最近才復工;原本沿街剝箭竹筍販賣的老人,可能因為非假日旅客少,所以沒出現。箭竹原本是野生的,因比綠竹或桂竹要好採收照顧,老人家就把它種在村落旱田裡,形成了平溪線獨特的產業景象與風味美食。如果沒有劉克襄指點,還真不容易從箭竹筍小攤看出小鎮背後的變遷。

我們還看到十分鐵道沿線的花圃都整理得非常漂亮,有的甚至充分利用,松樹下種著兩排青翠珠蔥,兼具美化與食用功能。有位老先生,在自家花圃種了四、五種台灣原生種的山藥,對植物特別敏銳的劉克襄,細心拍照,兩人順口以台語聊了起來。

「是很有心的人,才會種這些給遊客欣賞。」劉克襄說。

「無啦,我是退休老人閒閒沒代誌。」老人曰。

「你這間樓仔厝真水。」我們讚賞。

「樓仔厝,內底樓(老)、外靠也樓(老)。」老人答得妙。

這麼具生活感的對話,再好的腳本家也編不出來。我觀察到,這一路上,有問就有收穫,劉克襄的11元旅行法則,跟當地人的互動很強。他懂得關心對方有興趣的話題,會問賣魚阿桑:今天是不是去基隆批貨?也會和擔任導覽志工的雞捲店老闆,談當地是否該蓋水庫的環保議題。與其說他投其所好,不如說他把別人當成自家人來關心,以至於他旅行時總是事事好奇,因而洞見常受忽略的細節美。

「他們不見得認得我,但是我對他們很熟悉。」。劉克襄的旅行態度溫暖又踏實。

最後,我們來到某泡麵廣告中張君雅小妹妹奔跑的平溪老街,坐在街頭柑仔店的阿嬤說起張君雅,像是說起自己孫女般開心。有趣的是,劉克襄在新書中也為這位虛擬人物,建構了一張真實生活版圖,沿著老街介紹她可能會去的紅龜麵攤、芋圓水果店、得定期去剪頭髮的晴雯理髮店……,終點就是她「就讀」的平溪國小。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