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南投》台灣驚豔!全球唯一紙教堂此景「紙」應埔里有



單純一個不捨的念頭,一句豁出去的允諾,最後竟花了廖嘉展兩個寒暑的長時間、募款新台幣二千二百萬元的高額代價,才為這座有力量、有故事的紙建築,重新找到落腳處。

而紙教堂原是組合容易、移動迅速的建築,但在台灣重建延宕、耗資最重大的原因,卡在地點。

中途考慮位於埔里的九二一重建教育園區,但他與日本夥伴覺得不夠貼近居民,喪失意義;他們也想過在埔里的內埔社區重建,但廖嘉展希望不只有教堂,周遭腹地要更廣闊,以便容納其餘支援的附屬建築物,但內埔地價高,籌款有問題。於是,最不適合當建地、地勢低漥、積水潮濕的埔里鎮桃米里,成了最終希望。

水真的太多了。這是廖嘉展、建築師和營造廠商共同的難題。但整地的過程中,他們重啟思維:既然趕不走,不如讓水留下來。

重建團隊不採圍堵法,先導水成池,中央即出現經過排水、成為可建地基的一塊地。放置紙教堂的這塊地基,較一旁桃米坑溪的堤防拉高十公分,大水來時亦無患。其餘溼地盡量保留,並預留水路,讓淹水時大水怎麼來,就能怎麼去。

現在,紙教堂前有片溼地,後有座水塘,遍植水生植物,教堂外的水色,已然是加分重點。夏天來臨時,蛙鳴荷葉間,螢光飛舞,豐富的溼地生態讓這裡熱鬧不少。我看過一張紙教堂夜色的照片,若不是溼地水面上,倒映著透出昏黃光澤的教堂,怎能讓人感到如此詩意?

原是缺點的低漥地形,如今斜坡也意外成為不可多得的絕佳配角,讓嬌小的紙教堂周遭,宛如多了一圈羅馬競技場似的看台座位。夜間有音樂會時,觀眾能夠隨意的倚在、躺在草坡上欣賞。

加上大涵學乙設計工程建築師邱文傑,在旁以C型鋼彎曲成如紙管狀、蓋出一座呼應的附屬館,訪客可在此享用下午茶。氣勢、氣氛,和當初在日本時擠身居民住所間的教堂,完全不同。

我認為紙教堂在台灣的呈現,已是青出於藍。

小檔案 _ 紙教堂

出生地:日本神戶市鷹取地區
出生日:1995.09.17
組成:58根紙管(高5m、直徑33cm、厚15mm)
移民地:臺灣埔里鎮桃米里
移民日:2007.05.27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