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捷運越發達 政府責任越大

無論是打造或是騎乘哈雷的人,頭都抬得很高,在他們眼中,哈雷是結合高科技與美感的藝術品。何志日前到台灣哈雷的展示中心參觀,和台灣車主聊天發現,這股從心底油然而生的驕傲,還真是放諸四海皆準。他回想起之前派駐東歐愛沙尼亞時,巧遇一位騎著哈雷的芬蘭人,一聊起哈雷,那人臉上自豪的神情,彷彿哈雷是芬蘭國寶一樣。從此就可看出,哈雷已成為一個跨文化的符號,代表著「速度」、「科技」、「與眾不同」。即便來自不同膚色、國籍,全世界的哈雷族(H.O.G),自成獨樹一格的文化。

要瞭解一個繁榮都市成功的秘訣,就必須揭開它的外表,翻開它的骨架,在「超級城市:紐約」一片,我們拆解這顆大蘋果的外殼,發現一個極度仰賴科技的複雜系統,也是疏通八百萬人的交通命脈:紐約地下鐵。這高齡一百歲的紐約地下鐵,也許是全球最有名也最複雜的運輸系統,二十七條路線總長一千三百公里,沿線共有四百六十八個車站,居全球之冠。正因它的四通八達,約七成五的紐約客沒有開車。「不論貧富,每個人在紐約都會選擇搭地鐵,因為那是最快的移動方式!」何志說。

然而此地鐵系統卻在九一一事件後,面臨史上最大重創。人們看到的是地面上的悲劇,但在地底下的捷運浩劫卻無人知曉。雙塔的倒塌,連帶使四條地鐵路線應聲腰斬。但紐約這個不夜城無法容許停歇,當列車還壓在碎石瓦礫堆下,紐約市已趕在天黑前開始著手草擬重建新車站,及恢復通車事宜。這個危機並沒有打倒紐約客,其引伸而出的各種挑戰,反而化為這個百年老系統大換血的機會。斥資20億美金的重建工程於焉展開,疏通各線地鐵、建造連結地鐵與火車的隧道,原本駭人的深坑在整合之後即將成為嶄新的城市樞紐。

對於便捷的大眾交通系統著迷的何志,12年前造訪台灣時捷運尚未成熟,現在的他,假日常帶著孩子從紅線轉藍線再轉棕線到木柵動物園,沿途欣賞風景的感覺很棒。雖然最近內湖捷運風波不斷,何志對台北捷運的未來仍表樂觀,他以紐約地鐵跑了百年的經驗為例,「當城市的居民高度依賴這個系統,他們就會特別珍惜它的存在,也會迫使當局更加正視自己肩上的責任。」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