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條古道一頁傳奇

影子越來越清晰,終於在一個地方她停住了。黑夜中半透明的飄忽凝固成一個不動的物體,逐步變黑的物體。水漸漸淺了,我們也越來越接近那物體。我終於追到了動也不動的她,但赫然發現暗夜中我追到的模糊影子,竟是一部停在溪邊河床的機車。停車場到了。

三、老將出馬

二○○六年的春節,我和Yen第一次在耆老(Dokas san)帶領下,出發往哈卡巴里斯(泰雅語「敵人堆的石頭」之意),一個光名字就吸引我的地方。 原來我心中的計畫是走從流興到哈卡巴里斯一條日本地圖上有標出的老路,也相信是當年主要的社路。但(另一位泰雅耆老)Hayon san 說這條路已經被芒草淹沒了,所以走另一條北邊一點的路。但由他們的描述,我知道想找到這些部落遺址可能不像找流興社這麼簡單,畢竟,當年清軍就是在這片險山惡水吃盡苦頭,甚至陣亡兩名大將的。我們需要高手出馬。

結果我們有十幾個泰雅陪我們走到流興,我比劉銘傳幸運多了。從流興林務局廢棄工寮,我們告別了泰雅獵隊,出發往哈卡巴里斯。Dokas san先行拎著一把sogi(泰雅山刀),穿過工寮旁那片長滿竹林與雜草的空地,往我去年找水的小溪谷走去。還在工寮的我們可以清晰聽到Dokas san砍路的聲音已漸行漸遠,我們聞聲追去。

「你們真的要下去嗎?」站在稜線上,Dokas san回頭問我。

稜線上有個缺口。路從這個缺口越過稜線,快速陡下至布蕭丸溪谷,但下去的點是布蕭丸溫泉上游三公里的地方,從那裡渡溪,再陡上到對面的哈卡巴里斯。這個小小的缺口是唯一的缺口,錯過這裡,幾乎全是斷崖。即便是這個可行的缺口,也是不友善的陡坡。布蕭丸溪在很深的下方流著,哈卡巴里斯在幾乎等高的對面山稜上,以一個難以接近的姿態驕傲地看著你。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