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一條古道一頁傳奇

大概多數人會將《找路》這本書當成「古道踏查」、「自然文學」或「山岳書寫」的範例,但我卻私心揣想這終究也是一本愛的羅曼史。《找路》在表面敘事結構上以「追尋」為主題,失落的古道、失落的部落、失落的歷史與地理記憶,但這「追尋」主題的核心,卻終究是十七歲失足落水的泰雅族少女沙韻,讓沙韻成為整本《找路》詩意與哲理的「繆思」,喚醒詩人的欲望,在大地山林之中來回穿梭奔走,無盡溫柔,一心只想為她走出她未能走出的那段「回家的路」。

而《找路》最動人的部份,還有一個活生生的女子Yen,陪著詩人餐風露宿、無怨無悔。書裡直接提到她的部份不多,但她卻與沙韻一樣無所不在,緘默中有一種為愛相隨的認定與交付。她的出現改寫了傳統詩人──繆司的配置關係,讓《找路》做為一本當代愛的羅曼史,有了死生契闊、執子之手的動人深度。(當然,這時我的耳邊馬上響起本書作者的讀者反應,妳們念文學的人總是愛把問題搞得這麼複雜。)

月光下的古道,無人的獵寮,奔流的溪水,《找路》不是把山林文字化,而是讓文字流變成山林,我們看到聽到嗅聞到的,不只是白紙黑字圖像照片,更是時間永恆的流動與自然無情的變化,無有定貌,亦未有終始。

二、誤算的行程

二○○四年年我和Yen輕裝快攻,想去看看是否第一次上老武塔走錯的歧途就是通往Wuli-giagu的捷徑。但當時太強烈想知道是否此路確實接到Wuli-giagu,我們犯了一個錯誤,這個錯誤加上其他的錯誤使得我們幾乎陷入困境。

不論為什麼連犯三個錯誤,我們就是這樣走。來到老武塔時,還特別彎去探望了一下白菜園獵寮,又多耗掉五分鐘。那時已四點了,我卻因為此次輕裝速度特快,忽然相信我們可以在天黑以前趕回栴檀。帳篷還搭在停車場上等我們,所以在明知沒有手電筒的狀況下決定飛奔下山,而非就地過夜。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