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另類鮮師新哈客熱血男老師+小學生導演=得獎客語紀錄片



不同於演講、童謠比賽一人單打獨鬥,拍片需要團體合作,三到五分鐘短片,馮志仁立下三個規定:1客語發音;2全員入鏡;3人人有台詞。如果不會講客家話怎麼辦?馮志仁笑著指了指一名學員廖政龍,「他就不是客家人,一開始的台詞就只能『喔喔喔』演肚子痛。」不過他表情十足,自導自演的影片一樣超人氣。潛移默化下,現在他不但聽得懂客語,台詞也突破哼哼哈哈,變成完整一句話。「講錯沒關係,剪成花絮也很好笑,起碼他們對講客家話的印象是正面的,而不是怕。」先求有(開口)、再求好(用詞),是馮志仁母語教育的方針。

由於影片還會放在網站上讓全校同學點閱,攸關成績與面子問題,誰都不想當害群之馬,同學們開始從過去被動的背誦交差,變成積極的主動學習。

「寫劇本及畫分鏡圖時,他們還是使用國語思維,要演的時候,卻不知該怎麼用客語表達,就會跑來問老師、主任,我有時也故意叫他們回家問阿公、阿嬤。」馮志仁巧妙的利用作業,讓教學的場域自然而然延伸到家庭,創造了一段無縫隙開口說客語的時間帶。而且在求知欲的驅使下,孩子對那些客家話記得特別深。

第二部片 參展見世面

《穀》片後的姊妹作《鴨子.鴨子》,再下一城入圍去年「芝加哥國際兒童影展」,這部短片馮志仁就退居監製,完全交由學生操刀掌鏡。但後製作業卻兢兢業業,歷經四屆才完成。馮志仁用投件參展鼓舞學生,不停找尋各種帶他們出去見世面的機會,「過去永遠只有會唱歌、跳舞、演講的孩子能走出去,榮耀的也只有得獎的個人,我希望能讓更多的孩子也能享受這種感覺。」

看馮志仁和學生的互動很有趣,親密的像同齡的朋友,聊「天堂」(線上遊戲)、聊畢業旅行的錢好像太貴,但一講到創作,就變成潑冷水的毒舌派。「豬去菜園吃掉菜,然後呢?」「走在路上被車撞死故事就結束了?」「你這,好笑在哪裡?」同學們被一針見血的戳破後,拾起破碎的心,繼續發憤圖強。除了刺激他們的想像力,在教導運鏡技巧時,馮志仁又變得極有耐性,一遍兩遍不厭其煩的反覆講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