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繪畫天才養成班林滄淯台灣最會教繪畫的人



新加入的學生總是很徬徨,完全不知道如何構圖。不用鉛筆打稿,直接用淺色蠟筆,平塗出眼睛感受到的明暗,是林滄淯帶領的第一步。這對常以白描、只畫輪廓線的一般人而言,已經是個進步:捨棄複雜線條,只用色塊表現自己的感覺。


緊接的是讚美,誠心的讚美。林滄淯總是能找到學生畫裡的創意、新鮮、自己都不了解的高超技巧。我在一旁觀察,只要是學生敢放開,大膽解放筆觸,就會得到讚美,不見得是要畫得多精巧。

例如有些退休老師,相當拘謹,深色調畫上去看起來比較髒了一點,就會責怪自己。林滄淯卻說:「你看,你這樣不是把這塊石頭表現得更有生命力了嗎?」學生得到信心之後,再進一步教她將亮部補上鮮豔的色彩,使層次豐富的技法。髒的地方再也不髒,反而像低音提琴襯托出主旋律的重低音一般。「生命要釋放一點,狂野一點。」林滄淯說。

在老師的帶領之下,班上洋溢著一種鼓勵的氣氛。有的同學上了好幾學期,從來不敢拿畫筆,只是跟著大家出遊、拍照,老師並不勉強。這學期一開始,他終於鼓起勇氣畫了第一幅畫。女同學圍著他,他每大膽的用亮色系塗上一大筆,大家就叫好;猛的塗了一大片,大家甚至為他鼓掌。老師適當的稱讚他善於攝影的眼,構圖比一般人強,他便越畫越有信心。我探頭一看,畫面的確是飽滿的、充滿力道的,不像是第一次畫畫的人。我想,天才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林滄淯所選的寫生地點,是有學問的。通常有較容易構圖的風景:有花草樹木的前景,還要有遠山背景等。且多數都有「水」,反射的色彩和動態變化性非常大,讓每個人都有所感。避開建築物等重視比例和透視的標的,比較不容易畫不像而失去信心。出遊的地點,像是花蓮砂卡噹,或石碇山區草木茂盛的不知名小景點,最愛還是東北角勁風下的多變海浪。我的感覺是,這些地方都有著林滄淯狂野的精神,姿態撩人,特別勾引人想用畫筆記錄下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