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用幸福召喚幸福百年旅館,一個心法

這個差別讓她們的管家能保有真性情,即使有的害羞靦腆或有的個性大剌剌,也比「我是某某某,很高興為您服務……」即使有的管家髮型沒有夾到一根髮絲不掉,或放杯子的聲音還可以更小聲,但從行動可感受到她們發自內心的做事,這會讓人忘了一些不重要的小缺失。

曾任亞都麗緻飯店副總裁、現任高雄餐旅學院教授的蘇國垚,近三年曾去加賀屋三次,三次不同的管家,各有各的風格。「如果全員一樣,誰還想來第二次?」他說。

第一次是標準幹練型的管家,約四十六、七歲,動作精準俐落、但是看上去較嚴肅,深深的法令紋不笑時,較具威嚴。她觀察力敏銳,應變速度快。上菜時,盤子一上桌即就定位,絕對不用再調角度,掀開蓋,花紋就準準的正對著客人。第一晚蘇太太不舒服,在宴會廳的晚宴第一、二道菜就離席了。管家看到馬上跟著回房打理,回頭交代廚房煮粥送上。

另一次則是「林黛玉」型的管家服務,溫柔婉約但節奏較慢,她畢業於以外語著名的青山學院大學,英文能力好,比較會聊天,善於溝通。解說菜色時,能讓日文不夠好的蘇國垚充分理解。

第三次是年輕的台灣籍管家,因為語言相通,個性也親切、直接,最聊得來。蘇國垚感覺最難得的是,她能誠懇以真面目待人。例如向她詢問,有時會答不出來,一般日本的訓練會職業化的立刻轉換話題,掩飾帶過,但這位會很直接的說不知道,偶爾露出「ㄟ……該怎麼辦」的表情來。這在日本實在少見,大概只有加賀屋會容許,甚至鼓勵員工表現自己的真面目。

我們親身印證了這一點。這次分別遇到了元氣十足的管家廣江,和療癒系的松乃。 四十二歲的廣江內向、話少但始終笑咪咪的。動作勤快,充滿元氣,只要一跟她開口,她馬上大聲說「是」,奮力飛奔完成。她的特色是充滿石川縣當地氣息,有一點鄉土味,但她很懂當地的魚、當地的傳統舞蹈。話雖少,早餐一邊烤魚,就能一邊跟我說這是鰈魚,跟比目魚有什麼不同,這裡常見的鯛魚是什麼……,她的興趣是當地的傳統舞蹈,每次遇到像我們這種語言不通的,話不用多說,直接帶起來在榻榻米上跟著她吟唱的曲調,隨著她擺姿勢、繞圈圈就對了,互相笑啊鬧的,好像認識很久一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