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飛機建築

許多建築師一生夢想要設計建造飛機場,但法國建築師保羅‧安得魯(Paul Andreu)的一生,幾乎都在設計飛機場,他可說是全世界設計機場最多的建築師。保羅‧安得魯在二十九歲時,因設計巴黎戴高樂機場而一舉成名,之後他先後參與設計全球六十座飛機場,包括上海浦東機場、巴黎戴高樂機場、開羅機場、日本關西新機場、阿不達比機場、杜拜機場、馬尼拉機場等。

我記得以前搭機前往巴黎時,一看到戴高樂機場第一航站,就被其前衛的空間氛圍吸引,其建築猶如一座巨大的環狀甜甜圈(這也呼應了他在其著作《記憶的群島》一書中,談到他對圓形的喜好),甜甜圈外圍是飛機停靠的機坪,甜甜圈內部則是交錯穿叉的玻璃管狀通道,人們藉著輸送梯在玻璃管中移動,猶如早期科幻電影「明日世界」的場景。戴高樂機場最新的第三航站同樣由保羅‧安得魯所設計,他試圖利用建築硬體表現機場輕盈如飛機般的感覺,甚至其中一段利用圓拱形、無支撐的混凝土材質作為機場大廳通道,不過在完工啟用後一年,竟然發生倒塌意外,甚至造成四死慘劇,這件事為建築師帶來極大打擊,特別是當是保羅‧安得魯正在建造北京國家劇院(俗稱水煮蛋)工程,大家紛紛評擊其建築的安全性。

不論如何,這座機場又重新整修完畢,水煮蛋建築也順利完工啟用。第三航站機場候機室,屋頂透空採光部分,形狀猶如上個世紀的超音速客機「協和號」(Concorde),似乎有意對英法合作的經典超音速客機致敬。基本上,整座建築就像是一架現代噴射客機,呈現簡單、明亮、澄澈、輕巧、漂浮的飛行感,身處這座候機室讓人有種輕盈想飛的感覺,非常適合旅人等待飛向遠方異鄉的心境。

英倫才子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在《旅行的藝術》一書中,提到「飛機是地球村的象徵,身上帶著五大洲、四大洋的風霜;它永遠馬不停蹄,提供我們想像的空間,是沈滯、禁錮的解藥。」站在戴高樂機場候機室等待登機,內心總有一股奇特的慾望,似乎這個地方是「哆拉A夢時空旋轉門」,將帶我脫開日常工作的束縛,通往不知名的異度空間。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