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王子學院藏世界藝術到創意東倫敦,找消失的古技藝

明明是英國的學校,為何連回教世界、佛教世界的藝術也極力保存?侯忠穎給了我一個查爾斯王子的世界觀:「他認為東方與西方文化是共融,不停的交會影響,回溯到後來可能都是同一個源頭,藝術其實沒有國界。」好比侯忠穎在學習波斯繪畫的過程,發現它的技法其實就是東方的丹青(膠彩)畫,傳到印度又變印度畫。他到威尼斯的天主教堂,竟發現像是出現在道教宮廟裡烏龜咬捲軸的雕刻……。這些令他茅塞頓開的新視野,讓他創作時運用技法更加自由。

每年畢業展,查爾斯王子必定親臨。當時王子被侯忠穎畫的金龍仿古圖給吸引,讚許:「畫得很有靈性。」兩人並聊起龍的形象在東西方文化之間的不同。今年十一月底,PSTA預定來台辦展。這間僅三十人的王子學校,正用最古老的技法創造新潮,讓傳統在新銳藝術家手中延續。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