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全球最大戶外藝術祭,村民才是主角

藝術品藏身山林裡,村民臉譜也入畫

參觀大地藝術祭,的確和在美術館看作品的經驗非常不同。每件藝術品的距離,車程快則十分鐘,慢則半小時,還得穿過好幾個長長隧道;有時作品藏在山林中,你得爬一段蜿蜒小路才能抵達,不說還真不知道這裡也有作品!其實這全是北川富朗特意安排:以藝術品為路標,當你尋訪作品時,也深入體驗了越後妻有的村落風情,就連顧展人也是當地的爺爺、奶奶。

藝術祭作品的共同特色,就是隱含著動人的當地故事。譬如巴西藝術家Oscar Oiwa在第一屆的作品〈稻草人計畫〉中,將梯田主人一家子的等身大剪影,製成鮮紅的人形立牌,散落在梯田四周,母親懷中的嬰兒現在已是中學生了。

而今年幾米以當地電車為靈感,為藝術祭創作了全新繪本《忘記親一下》,他邀請了二、三十位村民在當地特有的魚板屋外牆上,彩繪故事場景。對村民來說,這不只是藝術家的作品,更是「我們的」作品,他們會很驕傲的向前來參觀的朋友展示,還會主動製作路標為遊客指路。對比以前參加過的美術展,「以前就只是一個『場地』,但在這裡作品跟土地是連在一起的。」幾米經紀人、墨色國際總經理李雨珊說。

連續參與三屆、也是台灣參加過最多次的林舜龍說,「在這裡做藝術,比較接近本質。我們現在的思維方式都是交易關係,不是共生關係,但在這裡,講的是跟自然共生、跟居民共生。」六年前他來到了只有十戶人家的穴山村,在當地蓋了一座磚造牌樓,上頭特地畫上了四十個村民的臉。他在牌樓前放了一條銅製水牛,水牛從牌樓門洞望去的風景,正是當地的農田景觀,藉此連結了台灣農村和日本農村的意象。

這條銅牛馬上成為小孩子的新歡。「一開始村民很冷漠,老人家看到我都不敢跟我講話,但小孩不會怕,常跑來跟我們玩。」那時才小學一年級的高波宙八,特別喜歡蹬著牛的後腳跟爬到牛背上玩,牛的後腳因此都磨亮了,他還常天真的說,只要站在牛背上,就可以從這裡看到台灣!村民若井岩雄笑著說,「最初看到林舜龍覺得很不像藝術家,又是個大光頭,看起來有點可怕,但笑起來又很可愛。後來發現他很認真,承諾的事情都會做到,他說要畫我們的肖像,就真的畫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