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喜愛魚的建築師

這隻魚是我認識建築師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的第一件作品,當年到神戶港旅行,驚見一隻巨大鯉魚躍起,呈現扭力與動感之美,讓年輕剛畢業,只知道歷史建築語彙的我驚訝不已!心中讚歎著:原來建築也可以這樣表現!

建築師法蘭克‧蓋瑞曾說:「如果你想要復古,為何不回溯到三億年前的魚,要拿過去做參考,就回到遠古時期吧!」他這思維,讓其建築不同於當年後現代歷史主義建築師作品,展現屬於新世紀數位時代的建築風格。

蓋瑞小時候住在加拿大多倫多,身為猶太人後裔,他外婆經常去叫做「肯辛頓街」(Kensington Avenue)的猶太市場買鯉魚,商人用濕蠟紙包住魚,然後讓她帶回家,回家後就先把魚放在浴缸,蓋瑞就和他妹妹、表兄弟姊妹跟鯉魚玩,天天看著鯉魚在浴缸裡游來游去,一直到有一天,鯉魚不見了!結果晚上餐桌上就出現猶太人傳統的魚丸料理。蓋瑞回憶,他當時還未意識到這兩件事間的關聯。後來蓋瑞又受到日本鯉魚畫家歌川廣重的浮世繪影響,深深被鯉魚的美感吸引,因此潛心研究魚兒游泳形態。八〇年代中期,在日本業主要求下,蓋瑞第一次有機會設計第一棟「魚建築」,被稱作「魚舞餐廳」(Fishdance Restaurant),神戶大地震時,旁邊的高架橋都柱斷橋毀,魚建築卻沒太大損害,後來還請來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整修,地震後餐廳歇業,改開西式的咖啡館,取名「FISH CAFE」。

日本人愛吃生魚片,中國人喜歡鯉魚躍龍門的吉祥象徵,因此蓋瑞的魚建築在東、西方應該都很受歡迎!蓋瑞從這隻鯉魚開始,繼續創作了許多與鯉魚線條有關的建築,包括巴賽隆那奧運村上巨大的編織魚,和後來的世界建築奇蹟——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不過這隻魚已變形改換面貌,片狀魚身,像是廣東料理桌上的松鼠黃魚。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