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找好屋 寫幸福人生住的研究者 林黛羚》

在新書中,林黛羚採訪一位住在舊電梯大樓的屋主(《老屋綠改造》第四篇「家的眷戀 太平洋的風,吹過我最愛的窗」),家裡的陽台原本僅有兩公尺寬,雖不小但卻也不好使用。屋主乾脆將陽台再往屋裡推進了一公尺,寬大的陽台隨即擺上了餐桌、日光浴座椅,成為全家人戶外用餐以及休憩的重要公共空間。

採訪時,林黛羚覺得自己像是來到了日本老房子的「緣廊」,大家跟自然好近。內推一公尺,陽台的空間變大,室內的通風和採光,也更好了。

其實,書裡最動人的故事不只是房子,更是住在房子裡的人。

林黛羚說自己的採訪對象都是「怪咖」,沒有貶意,這指的是「非主流」,他們對於住家與房子的概念,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多數人蓋房子或是翻修老屋,都交給建築師或是設計師全權處理,她的受訪者很多事都親力親為,比研究生還認真K書做功課。

住在台北市士林區芝山岩的「阿立」,在重整透天老宅的過程中(《蓋自然的家屋》書中的「台北市↓老屋綠改造↓用功的屋主vs.發光的工班」),看到不錯的參考書籍,就會在上頭畫重點,請工班回家讀。一開始,工班覺得自己遇上了難纏的「奧客」,日子久了,感情深了,雙方就像是家人一般,把阿立的房子,就當作是自己的家一樣來修。

入厝那天,阿立不是邀親友,而是把工班通通找回來,辦桌請吃飯。

他們不是職業設計者,但依照自己需求所構築的住宅,最適合自己。曾經在居家雜誌待過四年的林黛羚,看過許多花費甚高的室內裝潢,卻少了屋主的個性與靈魂,「那只是看起來在美。」

不想再寫「看起來」的東西,林黛羚她深入每個屋主家裡,去採訪、去作客、也進入他們的生活裡,「有時地點太偏遠,屋主會留我下來過夜,我可以觀察到他們的生活作息和周邊環境。我有時也幫忙農事,像是摘枇杷,不過通常是越幫越忙。」林黛羚有點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髮笑著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