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即使走上半世紀,仍散發魅力

變與不變之間的拿捏,永遠是老店的兩難。位於電影街最尾端的豪華數位影城,成立於一九六四年,走過國片最輝煌和最低潮的歲月,第二代執行長蔡政宏說,當戲院成立三十年時,設備老舊沒有更新,加上新電影院的排擠效應,幾乎沒人上門,「一個廳七百個座位,坐不到五個人,一天下來,三個廳各七場,(營收)只有一、兩萬不到。」痛定思痛的他決定改變。

除了燈光音響等設備的改善,從小就在西門町長大的他,也看到這裡勇於表現自我、敢與眾不同的在地精神,讓他除了追求硬體的更新,還要和別人不一樣。

走進豪華數位影城的二樓,左手邊的牆面,全是老戲院播放電影的器材、以前看電影尋人的投影機器。二樓的放映室改成了透明玻璃、放上了古早味的電影膠圈鐵盒,只要貼近玻璃就能看見裡頭的播電影的一舉一動。在這裡,不乏最新的科技設備,像是每間影廳的外頭皆有座位示意圖的螢幕,可是這兒不只新,還有一股老戲院的靈魂與充滿歷史感的個性。

當然,也有老元素變成了現代語彙。就在豪華數位影城的一樓售票口,我看到戲院的一項創新,把座位表售出表顯示在電視螢幕上,買票的人可以知道位置滿不滿、自己的位置好不好。蔡政宏說,早期上海的戲院,售票窗口外頭也是有座位表的,那是一顆顆的燈泡,依座位數排列整齊,只要座位被賣出,燈泡就點亮。

更與眾不同的是,蔡政宏把戲院當成文化局來玩,舉辦映後導演座談,像是在二○○五年,他請來電影「無極」導演陳凱歌參與座談,就是全台唯一的一場;他也開辦台灣影藝學院,找來電影幕後人員開課,教學員寫影評、寫劇本、以家用攝影機拍片等;甚至還在戲院播放學生畢業製作的作品。這些都不是立即能轉換成票房的利器,但卻讓豪華數位影城開創了新的生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