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千年不變的刺激馬術

次日早晨由天光揭開一幅荒涼冷峻的圖畫,畫中是雲和暴雨。一頭羊被帶離羊群做為午餐之用;當牠的行刑人轉向麥加朝拜過後,便劃破牠的喉嚨……。整個白天天氣沒好轉多少。低雲橫跨群嶺,緊接著是場狂風暴雨。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見到了規模完整的傳統馬上遊戲競賽:騎士極速奔馳,俯身從地上撿起硬幣;男人在馬背上追逐女孩──女孩若被捉到,要就給男人一個吻;反之男人就得受她的鞭笞奚落。

競賽的壓軸是馬背叼羊(Ulak-Tartysh):兩支十人以內的隊伍試圖搶奪被斬首的羊屍來得分。參賽者必須用牙齒緊咬住一捆羊毛免得哭喊出聲──吉爾吉斯男人不將痛苦示人,而更實際的用途則是避免咬掉自己的舌頭。幾天後我目睹馬背叼羊決賽,爭冠的是該國兩個頂尖專業隊伍──比斯凱克(Bishkek)和塔拉斯(Talas),地點是首都運動場。那真是絕景──迅捷、技巧高超而狠辣無比,展現令人無法置信的馬術水準與激耐力。那隻斷頭羊重約四十五公斤,單手將牠從地上拉到馬鞍的動作,對騎士和馬而言,都是嚴格的終極馬術測試,是場狂野刺激的觀賞經驗。

古老的運動,正如游牧的生活方式,在這兒千百年幾乎未曾改變,還被保存著。兩者都挺過了蘇聯統治乃至現代世界,成為吉爾吉斯的光榮象徵。(本文摘錄自《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二○一二年二月號Issue04)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