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長達九個月的雨季傳奇

在出發前往瓦薩國家公園前,我先向路西奇(Rhumsiki)最年邁的螃蟹巫師贊圖耶(Zamtue)問事,問我有沒有可能看到獅子。聽說即使是在保留區內,要找到獅子的蹤跡仍是一大難事。在這次的行程中,我目前看到的獅子就只有巴福特王國亞臣神廟入口旁所繪製的一對獅子,這對獅子讓人聯想到豐與野獸之王之間的神秘關聯,據傳豐也有能力化為雄偉的獅子。我們坐在贊圖耶住處旁的陰影下,贊圖耶就拿出一只裝有活螃蟹的陶罐,接著又把一只大碗放在眼前,他在大碗裡放了幾根粗短木棍,一根代表我,一根代表我的行程,其他木棍則分別代表非洲、喀麥隆、獅子。他輕之又輕的從陶罐裡取出螃蟹,雙手捧著螃蟹,以神秘的語言對著螃蟹說話,然後把螃蟹放在內有木棍的大碗裡用蓋子蓋住。數分鐘後他掀起蓋子,仔細觀察螃蟹是怎麼移動木棍的。「沒錯,你會看到獅子。」他如此斷言。「而且不只看到一隻,牠們會成雙成對走著。」

此時瓦薩國家公園的炎熱高溫令人窒息。當地人把這個時節稱為「蒿老」(Houlou),意思是雨季前的準備期,溫度可能會飆升至攝氏五十度以上,一陣陣的風揚起赭色塵土,使得午后的天空帶著沉重的炭黑質地。保留區的景色一片焦土,金合歡樹叢枯萎,土地乾燥,渴望著即將到來的雨水。一汪汪的水潭縮減成泥池,公園裡的象群全都逃到數公里外的牧草地。接著,火紅的非洲太陽沉落,螃蟹巫師的預言要成真的話,時間似乎所剩不多了。此時,一棵金合歡的陰影裡,一對黃褐色的獅子以冷淡的目光望向眼前的一切。

夜裡,天空不時閃電連連,但炎熱溫度尚無法降低,這又是另一個為迎接暴風雨所做的排練。待季節性降雨落下時,從巴福特王國一直到路西奇附近的神秘景色,都會被重重雨水包圍。直到雨季過後,天空才會恢復晴朗,大蝦會返回河口,太陽再度露出微笑。(本文摘自《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三月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