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租一畝自然課契作代耕‧學看天吃飯

根據福壽螺的習性,牠在無水的狀況下會躲到深層的泥土中休眠,鑽回泥土表面又需要四、五個小時之久,因此在前兩週的時間裡,農夫需要做的只是每天控制水位高低,讓福壽螺來不及鑽出土面,稻作又能夠得到充分的水分滋潤。這些,就是觀察、理解自然的結果。

擁抱這些當地當季的鮮蔬稻米,王星威說這群農夫朋友讓他強烈的感受到「時間的真實性」,四季對他來說,又開始有了意義,「都市人的時間都是虛假的,我們二十四小時都可以去超商、可以上網。」他笑說,自己經常就在老李(李增全)的民宿中「亂點菜」,以為要什麼隨時都會有,「下次來我還要吃蘿蔔。」「沒有蘿蔔了!蔬菜生長就是要等上三個月的時間,霜降的時候種了一批,下太多雨,全都沒有了。」

晚餐的餐桌上,民宿主人老李夫婦盛情款待,整桌都是名副其實的「農家菜」,以雞湯清煨的花椰菜和蘿蔔,甜滋滋的,來自屋後的田地。湯裡的土雞,則是後院農地自己養的,有道蒸蛋當然是來自母雞的「佳作」。煎白帶魚,魚是早上才去港邊買的,還有酥煎豬五花,外皮焦酥、內裡肥嫩,是村人養的。米飯是自然農法栽種,Q彈有勁,配上自釀的米酒,滑順馥郁,大口吃菜、喝酒,談天說地,實在暢快。

「這桌上的食物,里程不超過三公里!」王星威舉起酒杯,跟他的農夫朋友致敬,敬天謝地,給予我們豐盛的一餐。這餐飯滋味簡單,卻是清爽甜美,充滿了安心的氣息。

現在的自然田,又準備插秧了,王星威經常想起他在八、九月稻田收割期間觀賞到的「人間奇景」,幾千隻麻雀在田裡共食,整批同時飛起時,漫天飛舞,坐在田邊就會感受到陣陣輕風。「有百分之十的農作是要留給麻雀吃的,這就是自然,不是嗎?」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