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租一畝自然課契作代耕‧學看天吃飯

隔年,王星威更是積極參與各項農事。從此,南澳那片的農地不再只是一塊田而已。今年冬季,台北雨下個不停,他的心裡也牽牽掛掛:我那群南澳的農夫朋友不知道好不好?田間的作物會不會受到影響?和大地相連,讓他有種歸屬感、踏實感。

就這樣,王星威前往南澳的次數越來越多,他開始攜家帶眷、吆喝夥伴、號召同事,最後乾脆在當地的民宿裡租了一個房間,方便他隨時想要東行。

交友像打水瓢,漣漪會帶著你自然而然認識同屬一個同心圓的朋友,後來,他又陸續認識其他農夫朋友,像是陳昌江的夥伴陳昭中、「南澳阿聰自然田」的黃仕聰,以及民宿的農夫主人李增全,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理念與生命故事。

「他的目標就是要將農藥趕出台灣!」透過陳昌江,王星威對於台灣農業有更深刻的理解,在他眼中,陳昌江不只是位農夫、更是個要讓農業復興的社會運動者。三年前,陳昌江回到老婆的故鄉南澳,許多農地皆已休耕,他先是租了十二甲地,開始施行自然農法種稻,之後,再慢慢將其他田地承租下來,擴大種植面積。為了取得人力,阿江也同時實行「換工假期」,讓想學習農務的人來此幫忙,換取免費食宿。

未來,陳昌江的如意算盤是「向老農契作」,並要求他們以自然農法耕種。如此一來老農可以先拿到租金,又不必耗費成本噴灑農藥、損害健康,大地會回復生機,消費者可以吃到健康美味的米,三方互利。

下一步,阿江說如果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他的行列,將老農的土地承租下來,再轉以自然農法耕作,那台灣的土地生態就會慢慢復原。

「只要改變交易模式,農業就有復興的可能。」夜裡,陳昌江在他居住的老宅院裡,和前來自然田參與換工的朋友聊著他對農業的想法,他自嘲,「搞高科技一輪之後,回來做最簡單的事。」陳昌江說,自然農法其實和中國人所說的「道法自然」相通,與生靈共生,就能夠找到心靈的安頓,接納自己就是自然的一分子,務農不僅僅是整理農地,更是整理人生。甚至,新的耕作方式也會改變生態的定義。在慣行農法中十惡不赦的福壽螺,到了自然農法反而成了益蟲。陳昌江提到,其實福壽螺會對稻穀產生傷害的主要時期,僅在秧苗生長的前兩週,只要協助小秧苗度過脆弱期,屆時稻子茁壯、雜草長出來,福壽螺咬不動變粗的稻莖,就只會啃食田間的雜草。此時的福壽螺就成了除草高手,農夫既不必用農藥、更無須噴灑除草劑。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