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圓一場樂活夢市民農園‧到都市下田

來這邊種田,沒有人介意產量,從事金融業的洪小姐只有週末有空上山,平時多靠園主協助澆水,她最高興週日在餐桌上和家人分享自己的成果,「一起吃自己種的菜,我覺得自己跟大地母親更親近了。」住在都市的我們要跟土地親近,一點也不是難事。

被園主稱為「詹場長」的市民農夫詹豐裕,由於研究植物學的背景,也身兼農友們的專業顧問,他有空就會上山來,隨時解決大家在種菜方面的疑難雜症。「這地瓜葉怎麼都發黑啦!要不要刮掉?」突然間,有人丟出了一個問題,詹豐裕看一眼就說:「不用,那是風吹的,現在冬天嘛!夏天就會開始長,修剪一下,就會長得很好。」詹豐裕是這裡的超級資深農友,十八、九年前市民農園尚未施行有機耕作,就已經在此種菜。這些年來,他發現,書上的理論還是不敵在地農夫的經驗。

他經常請一位鄰近市民農園的農夫阿嬤協助採種、育苗,然後再給大家分種。「這裡的阿嬤技術真的很好,我們種死的拿給他們種,都可以再活過來。」這位阿嬤的農地也不灑農藥,詹豐裕說,她把植物當成小孩來照顧,完全知道不會說話的植物需要什麼。

以小黃瓜為例,生長時葉片容易得白粉病,詹豐裕照書上的建議在葉面上噴灑葵花油或是醋,但效果不彰。阿嬤則是「一葉知秋」,她什麼油也沒噴,僅僅是摘掉了藤枝下方的一些葉片,得病的狀況隨即獲得改善。原來,得白粉病就表示植物葉片過密,包得密不通風當然會生病,脫掉幾件衣服就會改善了。

遠在日本青森縣種蘋果的木村阿公也說過相同的話:「如果我是樹,如果我是高麗菜,如果我是番茄……,當設身處地地站在農作物的立場思考時,它就會告訴你答案。」

跟農夫做朋友,跟植物做朋友,得到的大地智慧,遠比書本教的更加豐盛!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