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台北市第一市民農園 攝影李俊賢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圓一場樂活夢市民農園‧到都市下田

不過最高興的人,應該就是把自己老家的地分享出來,讓大家承租的園主自己,不必看著農地荒蕪,做有機、又對環境友善,「嘿!看到別人的菜長大也會高興呀!今天像棒球、明天像躲避球、後天又像是籃球。」

採訪時,郭榮隆正在園裡忙進忙出,搬運鐵架,讓來此的農友有個置放個人物件的空間。週間農友較少現身的日子,園主就會幫忙大家澆水,「我是呆頭工,每天都在忙雜事,這邊的工作量和錢是沒辦法有對價關係的。」但光是看到家長帶著孩子來捏泥土玩耍,郭榮隆臉上就會浮現滿足的笑容,菜種得好不好,也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這座市民農園是園主郭榮隆的祖產,一百多年前的祖宅依舊屹立在坡地上方,老宅的門匾上寫著代表郭姓堂號的「汾陽堂」,大廳牆上則掛著記錄郭家支脈的族譜,在地深耕的意象,從百年前傳遞至今。郭榮隆從小在這邊長大,他對農事並不陌生,但從慣行農法轉作有機,郭榮隆笑說,自己也花了一些時間適應。「一開始菜都是蟲咬的痕跡,老婆都要拿去丟掉了。」

郭榮隆回憶,過去祖父種田,根本沒有農藥用,雞屎就可以當肥料。後來農藥、肥料問世,為了顧及產量,就得不停的追肥、下農藥。漸漸的,大家開始要求菜葉要細嫩,高麗菜外面幾層都剝掉丟棄,這在從前祖父輩愛物、惜物的時代裡,是從來沒有的事。每天早上五點多從山下住家回到祖宅的郭榮隆笑說,自己就像是個住在城市裡的鄉下農夫,但他不以為苦,反而覺得開心。他多年前曾經罹患舌癌及口腔癌,回來務農之後,又過起了兒時的簡單生活,「醫生說我是他活得第二久的病人,他都叫我『快樂農夫』!」

因為對於生命有重新的體會,郭榮隆也連帶去影響跟他承租土地的現代農夫們,要更珍惜老天所賞賜的一切。映辰的媽媽說,園主會提醒他們,蘿蔔疏苗之後留下來的小苗,可千萬不要隨意丟棄,那都是可以食用的蔬菜,「以前我們都不知道」。沒種過菜的人,大概也從未看過蘿蔔苗細嫩嬌秀卻努力迸出泥土的模樣,更沒有嘗過那種富含野地氣息的馥郁芳香。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