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消逝中的伊斯蘭魔法

溜出廣場,經過柳橙汁攤位和兜售單支香菸的老先生,隨即抵達有遮蔭的涼爽市集巷弄。角落有個賣水的小販,穿著紅上衣,身上交叉掛著兩條子彈帶,上面掛著銅缽;他戴著來自里夫山脈的寬簷帽,陰影遮住滿是皺紋的臉孔。這名小販的衣著鮮豔,身上掛著銅缽和濕淋淋的羊皮,是觀光客必拍的人像,也是在熱天午後遞送必要物資的人,更是這座紅城的同義詞。沒有人要買水,小販於是走向兩個在沙塵中玩彈珠的男孩。他遞給每個男孩一碗水,要他們快喝,口中喃喃說著:「小孩是天神的賜禮。」

光線穿過建築上的細格裝飾,搭配伊斯蘭教宣禮員召喚中午禱者的聲音,營造出一種地獄邊境之感,在漫長中等待黃昏降臨。附近有間搖搖欲墜的旅店,裡頭的商店混雜著珍寶和垃圾。在大量打扁的舊鍋罐、銅燈、秤和大銅甕之間,有個人棲息在凳子上,他是穆斯塔法,拿著滿是灰塵的雜誌輕輕搧風,轉了轉眼珠,飲一口熱薄荷茶,他嘆了口氣說道:「都會變的。這裡的一切,貨棧、商店,我家人熟悉的生活方式。我的兒子們不要這一切,我也不能怪他們。他們只想要火柴盒大小的電腦。」穆斯塔法指向巷弄說:「我和這裡的許多人都像恐龍一樣,很快就要絕種了。」

午後將盡,熱氣正炙,令人窒息,倦怠感到達極限。穆斯塔法放著店不顧,緩步離開去修鬍子。市集街道幾乎無人,販售觀光客小物的商店關閉,店主在裡面打瞌睡。有個生意繁忙的攤子,在日落前都提供豐盛的午餐。一排工人正大快朵頤一人一鍋的燉羊肉,圓錐形的塔吉鍋熱氣蒸騰。一家子野貓環繞在工人腳下,殷殷期盼飽食一餐。

一步之遙處有個塗著亮光漆的深色大木門,門上方有個內凹的拱形裝飾,提供遮蔭。屋簷內藏著許多紫燕的巢。門後坐落著馬拉喀什的珍寶,十六世紀時建成的科索阿加法(Kssour Agafay)。這座摩洛哥傳統建築是舊市集中心,現在成為小旅館,展現古老的摩洛哥工藝。踏過它的門檻,等於冒險穿越五個世紀,迴廊盤旋向上直達天井,開闊向天。牆壁裝飾著手工裁切的薩利吉(Zellij)馬賽克,地板鋪著安達魯西亞磁磚,大門則由幾何圖案的香柏木片組成。噴泉裡流出潺潺水聲。只有時間的流逝,才能創造出這種氣氛。(本文摘自《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四月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