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左營王家燒餅選片 攝影李俊賢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不漲價 守初衷自助新村 海青王家燒餅》

這香氣,王涵儒自小就熟悉,從小就在大爺開的燒餅店裡玩耍,每每燒餅一從汽油桶改造的烘爐裡出爐,等得嘴饞的孩子們就會拿著燒餅夾家裡的剩菜,吃得津津有味。

四點四十五分,王儒涵開始揉麵糰,他從一旁的鐵鍋中舀起一杓黃褐褐、看起來如芝麻醬的醬料,均勻塗抹在展成長方形的麵糰上,接著將麵糰捲起後,再揉捏成長條,最後掰成均勻的小麵糰,就準備擀製燒餅了。那黃褐抹料不是芝麻醬,而是王家自製的「油酥」,也是讓燒餅能擁有多層次口感且饒富香氣的秘密。首先,將沙拉油燒到攝氏兩百八十度至兩百九十度間的自燃臨界點,在油脂將燃未燃之際熄火,投入麵粉後攪拌均勻,此時麵粉受熱會呈現微焦化的狀態,香氣也因此產生,油酥即大功告成。

聽起來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這火不能熄得太早,油溫不夠,油酥的香氣就不到位,老手跟新手間的經驗差異就在這裡。若是熄火太慢,油溫達到了燃點,就會發生慘事。曾經,就這麼一個不留神,燒起來的沙拉油撲上了王涵儒的手臂,他忍痛滅火之後,趕緊將手臂伸進水桶裡,隨即拎著水桶坐計程車上醫院去。

看看時鐘,五點四十七分,當天的第一位客人心滿意足帶著熱呼呼的燒餅騎腳踏車離開了。一個烤盤最多能烤十四個燒餅,但王老闆不願先烤好放一邊等,情願這樣慢慢烤,讓來的客人總是能夠嘗到剛出爐的最佳狀態。

從開店的凌晨三點半,到打烊後的下午一點鐘,王老闆的雙手沒停過、雙腳也沒半分鐘坐下來歇息過,王家燒餅除了掃墓及母親節會拉下鐵門之外,其餘時間全年無休。這麼拚、費這麼多工,一份燒餅夾蛋卻才賣十五元,我心裡嘀咕:「若是燒餅隨意漲個兩、三元,一整天下來的營收,不就多了不少錢嗎?」王涵儒不假思索的說:「所得開支,夠日常生活用就好了。」

在「自助新村」裡,王老闆看到的是「互助」。他在長輩的身上看見人生的顛沛流離,父母親教給他的生命課題,就是「豁然」二字,「整個家都扔過了,還怕什麼?」錢,來來去去;「情」,才是這家店念玆在玆守護的。「我二十多年來只漲過一次價,姊姊對我說,『你要漲價,老媽就會來找你!』」這句話對於王涵儒來說可不是恐嚇,那是父母親重情重義的印記。在王涵儒的印象中,他從未見過母親對人頤指氣使,總是和氣待人,「生意好,就是父母親積下來的善緣。」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