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糅合魔幻寫實的中央尖山詩人席慕容盛讚的山岳畫家-劉得浪

他所畫的山,有如人像。正面、側面,有自己的表情、姿態。奇形怪狀的植物、瑰麗的雲彩、莫名出現的動物,更散發著神秘寓意。

他一系列描繪中央尖山的作品,灰白的石峰在迷濛的雲霧間聳如匕首刺穿天空,像是一隻巨獸盤據整張畫,有一種驚人的魄力。劉得浪回憶爬山的當下,讓他立刻想到德國浪漫派風景畫家菲特列(Caspar David Friedrich)的著名作品《冰之海》,尖銳的冰山在畫面中央,一旁是船隻殘骸,有一種荒涼、死寂的孤絕美感。

「只是他畫的是海,我畫的是山。」南畫廊老闆林復南曾形容:「看他大尺寸的作品,感覺像一陣強風吹來。因為他所表現的訊息非常強烈、專一與清晰,前所未有。」

一上山,他就換上山裡的眼睛看山,用山裡的耳朵聽山,「山上是另一個世界,人的五感變得敏銳,一點點風吹草動,感受都很深。」

我們跟著劉得浪來到新竹尖石群山,一路上至海拔一千二百公尺,他感興趣的不是蓊綠的山林,反而注意禿了一塊的山壁,陽光投射在上面,岩石肌理的感覺。「都是綠油油的沒意思。」他看到崩落的大石更感興趣,拍了好幾張。跟畫平地的景不同,大山可沒辦法沒事就去看,只能拚命拍。「以前沒有數位相機,每次上山都要拍二、三十卷底片。」

拍那麼多不是沒原因的,一個山景,他就環繞式的連拍,同一個角度就有好幾張,「因為照片的感光不一樣、顏色也不一樣。」為何不用全景拍攝?「那會讓旁邊的細節都沒了,也會扭曲。」因此這些照片不是素描,是拼圖。拍回去以後,他會依照心中的布局,開始當「愚公」,把山移來移去,把不好看的前景移到邊邊,從這些零碎的部位挑出他要的,黏貼成理想的構圖。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