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失落的獵人頭戰士

古老的傳統沿襲至今,不是保存於某棟乾淨衛生的官方博物館裡,而是落實在日常之中。我走入科諾馬村(Khonoma)時,聽見了一陣陣的叫喊及喝采。村子中央有一小片空地,兩位年輕男子扭打一團,打得激烈。今日,那加摔角已成為廣受歡迎的運動,村子加入有組織的聯盟,相互競賽。而科諾馬村依舊認真看待自家村子裡的戰士名望。高齡九十八歲的昂迦米仍是身材健壯、腰桿筆挺的一號人物,他回想起偉大的人頭獵人時代,還忍不住舉起獵矛大膽比畫一番。人頭獵人英勇無畏的戰鬥力在整個丘陵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們會用敵人的腐爛頭顱裝飾自己的家。

我們跟著昂迦米去了他最愛坐著休息的地方,那是一處長方形的小園子,可俯瞰谷地風光,望進霧裡。昂迦米還是孩子時,曾親眼見過那些戰士從山谷回到村子的景象,他們的身上帶著敵人的首級。昂迦米說:「他們會在接近下巴的地方砍下,抓住頭髮,就這樣一路把頭顱帶回來……,有時候,他們只帶耳朵回來。他們把頭顱放在村子口,每一位村民都會來觸摸再進村子,就像是禱告一樣。之後,他們會大肆慶祝,而且只有男人才能參加。在英國人統治我們之前,我們的領袖都是些勇敢的男人和偉大的人頭獵人。」他腦海裡勾勒出的畫面是這樣的:夜幕低垂,火堆熊熊燃燒,戰士們在少年面前講述戰役的景象,而敗者的鬼魂在陰影下喃喃低語。昂迦米的聲音透露出渴望。對那加人而言,取下首級曾是一種真正展現男人威望的手段。割下敵人的腦袋,就等於捕獲了敵人的生命力和魂魄。相形之下,有組織的摔角競賽似乎是拙劣的替代品。

我在科希馬的最後一個早晨,跟麥可前往戰爭紀念墓園,他父親的印軍同僚就長眠於此。墓園坐落於蓋瑞森丘(Garrison Hill),就在科希馬城所在的山脊北端。在這裡一處最後縮減為二百七十公尺的周邊陣地內,英印防禦軍努力抵擋日軍的「人浪」攻勢。我獨自走到墓園最上方,坐下來俯瞰市區和遠處的丘陵。我去過許多偏遠的地方,好逃避都會世界,尋求內心平靜,卻往往未果。只有在那加丘陵的時候,我才有了興奮、若有所失、平靜等五味雜陳的奇怪感受,而這份平靜讓我真正遠離了凡塵俗世。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