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食養新空間 聽禪品茶香

「茶很難,人文空間更難,沒有感覺做不出來;不到位就算做了,也是白費。」三、四年前,計畫用來擴充用餐空間的六號,建築本體已蓋好,為改成茶室,兩年前拆掉部分,林炳輝從茶具到空間全部都自己設計、製作。像茶桌的材質、高度、寬度與距離,經過一次次的嘗試,最後茶桌全部用鏽鐵,做出現代極簡的風格。「如果還是用木頭,一看就是很中國。茶藝延續人文的精神,但是要用現代的材料與思維,做出當代台北喝茶的感覺。」林炳輝說。

沒想到,越到後面,要琢磨細節越多,進度一度停擺。像是,茶席用布巾太細緻,竹席、宣紙又太傳統,空間與材質無法統合,進入了撞牆期。

解套的招,竟是乾脆拿牆來用。原來,去年路易威登借食養空間拍攝短片,來自澳洲的導演請林炳輝示範泡茶的分解動作。然而影片成品帶給他極大的震撼,完全擺脫慣性想像。「主題單純明確,拍茶席,拍手,背景完全拿掉,看不到字畫與花鳥,所有的畫面元素不會超過三個,乾淨,才能把現代極簡表現出來。」

這麼簡單的減法道理,在一個從零開始、需要增加物件的空間建構過程,實屬不易。林炳輝有了這樣的靈感刺激,便順著元素縮限為三的邏輯思考,茶屋現有的空間只有草(榻榻米)、牆(矽酸鈣板)和鐵(茶桌),鐵與草顯然不適合用,唯一可以作茶盤的只有看起最普通、也最想不到的白牆。

他把矽酸鈣板做表面處理,免於沾惹茶漬,請同仁做了三個尺寸試擺上去。晚上燈一打,像照相的補光板一樣,光線反射在白色板子上,茶席上光的線條一個個跳出來,整個茶室變成光的動線,突然間,茶人精神出來了。茶具擺上去,俐落大器,為整個空間定了調,也跳脫了過往茶席的印象。

六號茶室跟食養其他的空間有何不同?簡單來說就是空。這點攝影師最知道,過去在食養拍照很容易,相機舉起來就是一個景,處處有主題布局的端景,但是六號茶室通透的緣廊搭配穩定感強的茶席,簡單開闊,不掛字畫,也不擺骨董,相對拍照也難抓。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