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博愛座

每次搭捷運時,對我來說是一件既快樂又幸福的事情。因為它讓我感覺到,我們已進入已開發國家的行列啦!尤其是大部分的人也覺得搭捷運,要有一定的風度才行。有秩序的排隊上車,搭電扶梯時,大家都自然的靠右邊站。還有博愛座,幾乎沒看到有人任意占坐,即使車擠時,有年輕人坐了,看到需要坐的人,也會馬上站起來讓座。

本來覺得這一切,好像都是應該的,直到在國外旅行時,遇到外國人。當我說我來自台灣,只要他們來過台灣,好像都會異口同聲的誇讚台北的捷運。尤其是大陸同胞,他們覺得怎麼可能沒人管,大家都會守規矩。不禁讓我想到在上海時搭地鐵的經驗,下車的人還沒下完,要上車的人已開始帶著大包小包的往上擠啦!有個下車的爸爸先擠了下來,忽然驚覺兒子還沒下來,站在人群中對著車內直叫,「大毛!大毛!」車內傳來一陣陣淒厲的「爸爸!爸爸!」要擠上去的人可還真沒停的往上擠,最後到底怎麼樣了,我沒看到,只是覺得這還真像逃難啊!博愛座當初的設立,主要是讓老人、行動不便的人及孕婦或帶小孩的人坐的。我雖已夠資格坐博愛座了,但還沒有像圖上所畫的一樣,拄著柺杖,所以每次上車找坐位,都刻意避開博愛座。而且好像也沒有人覺得我應該坐博愛座,心中的感覺只能以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來形容啦!

陶爸說:在法蘭克福地鐵的月台上看到四個胖妞,共坐在一條板凳上等車,每人還各帶了一包戰利品,顯然剛剛血拼結束。對於胖子來說,抬著比一般人重一、二十公斤的身體走來走去,確實是件辛苦的事。不相信你抱個小孩走走看,就知道有多辛苦!忽然想到博愛座上面的一排小人,應該再多畫個胖子才公平。這樣的話,陶爸也有兩項合格可以坐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