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攀絕壁向印度戰神致敬

2014/02/06

LINE分享 FB分享

馬來西亞平地的燥熱土地變成一片片布滿樹林的斜坡,如地獄般的氣溫也變成了涼爽的微風。如果你想要擺脫城裡的溼黏熱氣,金馬崙高原(Cameron Highlands)這裡簡直就像是天堂。

有些人認為,不管人生有什麼問題,只要喝一杯茶就可以迎刃而解。法蘭西斯先生就是奉行這種人生哲學的人之一,他擔任經理的巴拉特茶樹莊園(Bharat tea plantation)位於馬來西亞產茶區的核心地帶── 金馬崙高原。我們坐在一條綠葉如茵的走廊上,他教我啜茶的藝術:包括啜茶時的規則、把泡好的茶沖進茶杯裡的技術,還要用一種沉思的神情凝視茶杯裡的小小漩渦。他說:「早上如果沒有來杯茶,我就整天不對勁。」

但是,度假在這裡卻不是新鮮事── 過去將近一百年來,一直有人到這片高原度假充電。這種習慣從英國殖民地時期開始,開疆闢土的探險家們騎著大象到這裡,他們無視當地部族的敵意,也不怕濃密的叢林及會吸人血的水蛭。他們不知流了多少血汗與眼淚才來到高原頂端,坐下思考,決定要把這裡建成度假勝地。在這叢林裡,至今仍有許多仿都鐸王朝時代風格的殖民時期建築及鄉村酒吧。但英國人留在此地的最重要遺緒是他們種植的茶樹—— 那一片片如今已經八十歲的矮樹叢。在他們離開許久後,馬來西亞人仍用這裡的茶葉泡茶來喝。

泡茶的人對這種茶一定要心存敬意。法蘭西斯先生囑咐我們:「千萬別咕嚕咕嚕就把它一口喝下去。切記,你喝茶不是為了解渴。慢慢的啜茶,讓它滑過你的上顎。讓每一個味蕾都好好品嘗它。然後,你才把它吞下去。」說完後,他得意洋洋的,慢慢的啜了一大口茶。

從金馬崙高原搭乘小巴,在清晨前往吉隆坡(Kuala Lumpur)。蜿蜒的道路沿著山腰往下延伸,有時從一整片蕨類植物的下方鑽過去,有時穿越陡峭的深谷,把縹緲的白雲分成兩半。一兩個小時過後,首都吉隆坡那些摩天大樓的模糊影像,出現在地平線上,隨即感受到馬來西亞平地的酷熱天氣。抵達吉隆坡後,離開汽車座位時,紛紛發出極大的吱嘎聲響。金馬崙高原的山區涼風,已經不知道離我多遠了。

驅車來到吉隆坡郊外的黑風洞(the Batu Caves),天氣熱得要死。數以百計的信徒穿著襯衫、洋裝,還有紅色、橘色與藍色等各種色彩鮮豔的印度莎麗服,他們滿臉是汗,像蝶群似的出現在陡峭的樓梯上。這高高在上的石灰岩絕壁上有個大缺口,東南亞最神聖的印度教神廟之一,斯里蘇布拉曼尼亞廟(Sri Subramaniam)就坐落在這裡。守衛著廟口、看著身穿五顏六色的人群往上爬的,則是一尊巨大的金色神像室建陀(Murugan),印度教的戰神與勝利之神。

爬到最上面一階,你會發現石灰岩岩壁出現了一個大缺口,像是一個幾百英尺高的中庭,一部分缺口是朝著天空開放的,許多小小的蝙蝠在裡面靜靜的飛來飛去,顯得生氣勃勃。在中庭的地面上有一群群白色獼猴,牠們用沉思的表情觀看正朝著一個個華麗神殿前進的信徒。不遠處,在這一片片石洞的另一邊,有一群很不一樣的人來到此地,向這裡的岩石致敬,他們是為數有好幾十個的攀岩客。

當地嚮導阿西夫.阿瑪德(Asif Ahmad)探索岩壁上方露出來的岩層已經有很多年的時間了,他說:「這很簡單。」同時露出一抹令人感到安心的微笑。當我身上被牢牢綁著安全吊帶時,我覺得攀岩的挑戰性看起來並不高,即便是對我這種新手而言也一樣。但是,等我到了離地二十公尺,想要繼續往上爬,但卻沒有多少突出的岩塊可以供我施力時,攀岩突然變成一種令人心臟怦怦跳的刺激活動。

我看了上頭一百五十公尺處的岩壁,確定我有一大段路還沒完成。我用指尖與腳趾頭隨意亂抓那些越來越難搆到的岩壁凹洞,直到完全無法動彈。我停下來感覺那是什麼滋味,不顧自己像一隻伸展開來的老鷹似的,正卡在一大塊巨岩上。我感覺到腎上腺素在體內亂竄,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宛如遺世獨立的平靜心情。最奇怪的是,我知道此刻在岩壁的另一邊,數以千計的信徒正對著他們的神祇在祈禱著。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