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繪畫素人也能印出大師作品生活美學應用版畫課

「水印木刻是很極具東方色彩的版印法,透過水、顏料、紙互相渲染調和,再對準一版一版拓印。印出來像是中國水墨畫般,比起油印更能做出漸層的效果,日本的浮世繪即是用此法。」楊忠銘說。

學員桌上都擱著自己畫好的草圖,有噴水的鯨魚、翻頁的書、昂揚的花朵……。這是楊忠銘上課的特色,雖然每次上課都有個特定主題與技法,但每個人都得先自己構圖。「我不希望他們模仿單一範本,每個人不一樣,印完可彼此交換,做一個版就能帶八張版畫回家。」楊忠銘表示。

老師講解完後,大家就開始埋首猛描、猛刻了,此時真的感受到版畫和繪畫的差別。有些人的草圖好細膩,畫在版上很美,但要刻的時候就哀嚎了,「早知道不要畫那麼細……」有人畫在版上看還好,但印出來後反而很出色。也有人之前做過別種手法的水印木刻,不過可能水分過多,印後的效果有點糊,經過老師調整後輪廓逐漸成形。

這裡的單堂課程也很應景,情人節前夕的「小情畫」,過年就開可貼在牆上「小年畫」、「版印春條」,冬天就出「冬日印花信封」……。楊忠銘把版畫的手法拆解成一種可應用在生活的實用品。

很多人來上課,才赫然發現自己也有美術細胞,學員邱子翎就是其一。任職期刊資料庫的她,平日接觸的都是硬邦邦的學術論文,「我沒有美術底子,而且一直覺得自己不會畫畫,來上課後,老師說:『每個人畫風不同,不是畫得細膩就厲害。』」讓她吃下定心丸。

版畫有趣的地方在於刻一塊版,就能印出風格迥異的圖,「畫畫只能畫一張,但是版畫愛印幾張就印幾張,且隨著每次用色、壓的力道、位置不同,就產生不同的效果,即使是沒對準,也有錯位的美感。」邱子翎說。今年過年,她就自己刻了兩隻班馬頭,印了特製紅包袋,比起用銀行送的紅包袋,收到的親友都很驚喜。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