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帆布包天王傳奇從水泥匠的工具袋到日本帆布界的LV

二份遺囑 兄弟鬩牆

二○○一年的一場葬禮,二份遺囑,劃破了和平。一澤信夫過世後,律師根據其二年前立下的遺囑宣布,帆布家業由信三郎繼承。沒想到同年年底,在銀行工作的長男拿出了一張「新遺囑」,宣稱父親在過世那一年寫下,要把經營權交給他,帆布老店自此變成羅生門。

當時法庭開審,以時間先後判定新遺囑有效。信三郎夫婦被迫交出工廠與店面。沒想到,店內七十位職人,其中包括親叔叔一澤恒三郎,全都力挺信三郎而集體出走。對所有包都由職人一針一線手工車縫的一澤帆布來說,少了職人,等於空殼,有了職人就是一切。

二○○六年,「一澤帆布」依法交給了長子。信三郎率領眾職人以「信三郎帆布」重振旗鼓。拋開過去白底紅框,楷體為記的商標,換上由他自己撰寫的「信三郎帆布」、「信三郎布包」布標。

包款進化的更猛烈,除了維持一澤原有的款式,還多了麻布包,以及有圖案的花樣布包。

「布包」二字,其實是信三郎絞盡腦汁自創的一個漢字。「日本的包包,漢字寫成『鞄』,但是我們家的包包是布做的,不是皮革,所以寫成『布包』,搞不好一百年後,這個字也會出現在字典上。」信三郎擘想的前景,很遠。

原本的一澤帆布包以素雅的單色聞名,信三郎更大膽請設計師開發花布。第一個圖案,就是「原子小金剛」。

圖樣是由被三宅一生稱之為「純粹天才」的大矢寬朗所設計的。也從日本經典的花卉紋樣找靈感,連印染的手續也同做和服般,得一版一版拓染六至七次。

此外像是小五金,多數以黃銅和鋁為材質,鈕扣、釦眼、拉鍊,就開發了上百種。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