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親身感受泥土裡的四季在這裡,我開始跟植物對話

他說,在這裡他自然順著渴望,甚至學起彈古琴,隨心所至,他坐下來談一首給我們聽,雖然聽得出來是初學者,但他一派怡然自得的自在。「在這裡,你會花更多時間安靜下來去體會這個環境給你的回饋。」

不過,我們還是好奇,從都市人,甚至是個理性思維強的高階主管,到了五、六十歲,才開始接近土地與自然,居住的環境裡沒有便利商店,只有樹、草地、和天空。真的能習慣這種生活?

感受從土地產生的新生活方式

李靜敏說,有件事情,一直還無法習慣,當環境夠自然、生態夠好,有些令人畏懼的生物也會出現在周遭。「我曾經有一次開著車子,一陣子後才發現後照鏡上纏著一條蛇。」李靜敏說道。

「春分」住戶汪其桐先生也說:「住在台北時,好像你隨時都可以出去做點什麼事,活動欲望感比較大。」過去他住在淡水楓丹白露,依然離塵不離城,但是在這裡,方圓百里之內,除了農田,還有樹,便沒別的東西了,所以就會更依賴與鄰居建立關係。

同時,他也體驗到人與自然之間的連結變得很深,「是很微妙的一件事;淡水楓丹白露也算是有綠色社區,但當一盆植物枯掉時你不會有感覺;可是在這裡,我開始會對植物說話。」「以前,他的生活就是朝九晚九,」住在「秋分」的住戶游秀玲指著她的先生,自科技業資深副總職位退休的陳先生,正捲起袖子和她一起在農地裡採高麗菜,「我老公搬來這裡後,才知道什麼叫做生活。」她說的生活,是他們跟「土地」的互動。

這個互動,發生在大平窩村公共的田地裡;公共社區的這幾畦田地,成了此處居民共同生活集會的場所,菜種都是由住戶依照四季選擇栽植菜種;因為參與了活動,這些過往吃大餐可能毫不眨眼的住戶們也開始體驗到,食物背後的付出並不簡單,人更要敬畏這份成果。

住在「春分」的住戶徐璐璐便說:「種菜最麻煩的是拔草,像這樣一畦田,光是除草就要四、五十分鐘,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堆小黑蚊會過來叮咬你……,上回我先生種完菜拔完草後回家便跟我說── 以後買菜不准還價。」她還說道:「以前我對於路上的大樹都是陌生的,現在我會知道它們的身分,也會想去摸摸它們。」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