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Gourme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瑞典西岸大啖漁村美食

醃漬過的鯡魚就像一張等著被上色的空白畫布。每年的鯡魚週,喬納斯都會在年度鯡魚大賽上參上一腳。這場比賽就像是克雷德斯爾摩的達人選秀會,許多明星獲邀擔任評審,哪個參賽者所研發出的鯡魚口味最特別,便可以抱走年度大獎。「講到鯡魚,唯一的限制就是看你的想像力能走多遠,」喬納斯解釋道,「我曾經做過奇異果鯡魚、椰子鯡魚,甚至嘗試過巧克力口味的醃鯡魚,可惜皆功敗垂成。」喬納斯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水岸,雙手在圍裙上撢了撢,轉頭步入廚房,「老實說,巧克力口味的醃鯡魚真的有夠噁心!」

向西駛去,進入斯卡格拉克海峽(Skagerrak Strait)後,島嶼越來越小、越來越散落零碎。末端是名為天氣群島(Weather Islands,瑞典文為Vaderoarna)的丁點大小島,因為島上海風凜冽,所有植物都橫著生長。「島上的所有植物都不能吃,」麥可.漢森(Mikael Hansson)說道,「冬天海水結成冰,島上居民去不了內地,唯一能吃的,僅剩下海裡的魚,要不就得偷鳥巢裡的蛋。」他是天氣群島民宿的主人,而這間民宿是由當年領航員和家人所住的房子整修而成。

麥可從波濤洶湧的大海裡將食材打撈上來,我們腳前籃子裡裝的,正是今天下午剛剛捕獲的新鮮漁獲—螯蝦。麥可將螯蝦放進煮沸的鹽水裡汆燙幾分鐘後,挑了幾隻用大石頭將牠們打碎,「這道菜在高級餐廳裡是吃不到的。」每年夏天,這裡都會舉辦螯蝦派對,活動包括:吃螯蝦、戴紙帽、忘情豪飲,以及之後要命的宿醉。一九二○年代,瑞典政府曾考慮全面施行禁酒令,但有民眾以吃螯蝦就該配酒為由提出反抗,最後,小蝦米戰勝了大鯨魚。

夜幕低垂,隨之而來的是夏日風暴。現在專職從事漁業的瑞典人已經不多,但血液裡仍流著一股航海熱忱。暴雨後雲開了,岩石濺起的白色浪花,轉眼在黑暗中化為烏有,僅於空氣裡留下一股鹹鹹的氣味,彷彿呢喃著海上的冒險,以及大海的慷慨恩賜。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