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4個亮點建築大師與新秀的創意大戰

那一千零五十二片竹板,很精彩。形狀可能幾乎沒有什麼重複,透過程式和參數設計,安排各片的位置,讓屋頂有如麥浪般起伏飄搖。我們都叫這棟為「麥浪館」。儘管施工時,因塗裝而使竹片編好的編碼被遮掉,不知道怎麼組裝,嚇死一群人,但陸軼辰是個做法很活的人。他說,房子要蓋得好,只有三分之一是設計,剩下的是跟業主溝通、跟工人溝通。現場溝通,再溝通,竹片很活的找到了它們自己的位置。

令人感動的是他的價值觀和美感。他也能用琉璃屋瓦頂,去展現絕對很中國的味道。很雄偉,很官樣。但是竹片,尤其有動感、不重複的竹片,是更有中式文人的態度與美感的。他說自己想做的建築是一種場域空間(Field),不是僅是一個物體(Object)。這個論點令人喜愛。情緒和動感和交流,可以在場域中互動發生;而立起一個物體所衍發的互動性與可能性,好像比較少。

巴特萊斯的「花園蜂巢」

巴特萊斯所做的英國館,也比想像中感人。看到草圖時心想,天啊,英國為什麼又蓋了一個蒲公英館?有點像。因為有那一根根如芒刺的不銹鋼零件。但仔細進入他的思維,很英國。這是一座英國花園。前面是一片花圃,聳立一座用不銹鋼零件形成的蜂窩。傳統英國人很熱愛自然,但城市發展讓花粉的媒介:蜜蜂,難以生存。我們的建築有為蜜蜂找到一個位置嗎?巴特萊斯以比較藝術的手法來凸顯這個觀點。真正走到裡面,面前好像格柵重重,外面的世界被分割、變得遙遠,人真的覺得自己渺小如蜂。很奇妙的感覺。(除了有一個缺點,我們但願以更文雅的方式,提醒大家不要穿著裙子走進來……)

每一年的世界博覽會都花很多錢,蓋許多無法真正讓誰長久使用的展館。然而若能蓋出誠懇的建築,傳遞美好的價值觀,讓聚集而來的人更有啟發,其實,也算是不虛此錢。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