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科技鏡子讓你笑出一朵花

就在四月剛落幕的米蘭家具展上,一面鏡子前不時傳出爽朗笑聲。這面看似尋常的鏡子,卻埋藏著人臉辨視技術,它會自動偵測微笑,接著在鏡面開出一朵美麗的蒲公英,笑容越大,花就開得越旺盛。這個由設計師黃致傑設計的「種子鏡像」,結合科技和藝術的創新點子,一舉拿下今年米蘭家具展「新銳設計獎」第二名。

七十一年次的黃致傑,現任中華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助理教授,是台灣少見研究數位藝術的設計師。從大學到博士都念建築的他,在研究所時選了數位建築組,因而一頭栽進數位藝術的領域。他自學程式語言、電子電機原理,親自用雙手組裝,打造出一個個互動裝置。

雖然從數位出發,但黃致傑的作品卻都跟「生物」有關。「數位很方便,但有時卻把生活搞得像機器,沒有感情。」愛貓的他,特別喜歡動物活靈活現的樣子,這也讓他開始思考,如何用數位呈現生物動態,和人們進行有溫度的互動。

帶著這個念頭,他在二○○九年創作了第一個作品「動覺生物」,也成為了「種子鏡像」的起點。這個外型長得像含羞草的互動裝置,只要偵測到人眼正在注視,葉片就會蜷曲起來,成為當年台灣唯一入選數位繪圖及互動科技領域重量級研討會Siggraph的人。後來他不斷改良含羞草結構,希望呈現更靈活的生物感,透過程式演算,意外發現含羞草在不斷複製、往外擴散下,竟像一朵美麗的蒲公英。他把這個開枝散葉的過程做成一個動畫,入選二○一三年荷蘭國際動畫影展。

只是蒲公英雖美,但他知道,「我做的東西只能被歸類在藝術,因為沒有功能。」他開始思考如何把蒲公英的圖像與家具結合,讓作品走入人們的生活中,並用最直覺的方式和它互動。

在他眼中,人臉辨識加上鏡子,這兩個元素簡直就是絕配。「人照鏡子最直覺,這個距離完全是攝影機的距離。然後你會微笑,因為人本來就會對著鏡子微笑。鏡子同時也會反映出自己平常所看不到的東西:原來我老了、原來我不是很快樂⋯⋯。當電腦能反映出人們的一些狀態時,我覺得當下的氣氛是非常有靈性的。」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