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真是甘甜啊!

離開歐貝內(Obernai),要前往法蘭克福。預備搭第二天的飛機回台灣。一早起來,跟陶媽商量,開到法蘭克福只要兩個多鐘頭。去太早也沒事,不如再去一個附近的景點看看。

多年旅行下來,陶媽已很習慣我的臨時起意的行為,所以說:「隨便啦!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我也不會開車,就任你擺布啦!」

我還是跟她解釋了一下,上次來此地時,記得去過一個有聖泉的修道院,還挺特別的。看看地圖離此地不太遠。應該一個多鐘頭,就可以多看一個景點。何樂而不為?就這個樣子,我們一路往山上開了!

聖奧蒂蕾修道院在離歐貝內不遠的小山坡上。雖說不遠,但因為是一早,所以路上沒看到有多少車輛是往山上開的。正在猶豫是否開錯路,要不要放棄時,看到修道院的指示標誌,得意的跟陶媽說:「妳這輩子跟著我就沒錯啦!」

到了修道院門口的停車場時,才發現還真的是有不少人比我們還早來。不過好像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修道院建在一個大岩石上,而且是貼著峭壁建的。想帶陶媽繞一圈,表示來過。她說她怕高,也怕冷。她在教堂裡等我,就自顧自的走了。陶爸草草的把教堂外圍繞了一圈意思一下,凍的也鑽進教堂了!

一進教堂,就看到旁邊擺了一堆礦泉水。陶媽研究過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聖水,一瓶一塊半歐元。雖然我記得上次來時是在泉水出口處喝的,什麼時候變成用賣的啦?還是拿了兩瓶,雖然沒人看著,怕白拿回去喝了無效,還是丟了三歐元在箱子裡。帶回台灣好送人。

陶爸說:出了教堂以後,還是不死心,問了人聖泉在哪兒?他說離教堂約一公里處。幸好是開車,沒一會兒功夫就找到了。拿車上的空瓶子裝了兩大瓶。先喝了一大口,還真是清涼甘甜啊!至於會不會像傳說中的一樣,盲人喝了以後會看得見,這我就不知道啦!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