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普里奧拉再進化

已經是第五度去普里奧拉(Priorat)了,雖是西班牙最頂級昂價的產區,但捫心自問,酒精度經常超過一五%,口味相當濃縮的普里奧拉紅酒,雖獨特,離心中理想的紅酒風味還是有些距離,但最近幾次造訪,卻一再發現普里奧拉的驚人轉化,精緻迷人的紅酒已成為主流。

如新近上市Mas Doix的Doix 2012、Ferrer Bobet的Vinyes Velles 2013、Palacios的Finca Dofi 2012等,即使跟全球風味最細緻的頂尖紅酒相比也絕不遜色。我曾經把普里奧拉產區中,風味特別細緻的紅酒形容成會跳舞的大象,現在看來,應該更像是敏捷靈活的獵豹。

如此快速且全面的轉變,在歐洲的頂尖經典產區中實不多見,普里奧拉得以如此,在於那是一個雖有悠遠歷史,但所有菁英名廠至多卻僅成立二十多年的新興產區,沒有太多非此不可的包袱,群聚了可能是全西班牙最高比例,兼具智慧與實驗精神的釀酒名師,進化的速度自然可以遠超歐洲水準,讓普里奧拉一直都扮演著西班牙酒業革新的動力。

當酒評家還在討論傳統的Garnacha與Carinena葡萄混合波爾多的Merlot與Cabernet Sauvignon的第一代酒風時,當地的菁英廠早就把重心全放在傳統品種上了。葡萄酒書都說普里奧拉紅酒濃縮厚實,多澀粗獷,但早在十年前,Palacios的L’Ermita就已經將Garnacha的精緻細膩推到史無前例的極致。而當媒體還在批評普里奧拉的過熟與高酒精時,許多當地採用更多Carinena的紅酒卻已充滿著新鮮爽朗的酸味,有些酒莊,如Terroir al Limit更早就成功地釀成全系列都只有一三%到一三‧五%酒精度的精巧均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