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ist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玻璃泡泡社區中心

但是透明的建築真的可以帶來透明的人心嗎?我其實是悲觀的,因為即使人們天天見面,表面上禮貌致意,可是內心裡仍舊可以鉤心鬥角、嫉妒紛爭,透明的建築雖然消弭了空間上的死角與黑暗面,但是卻無法消除人心裡的死角與黑暗,或許這是建築師所無法思考到的部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