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柳宗理台灣史上最大「柳」設計展,看懂ㄧ百八十多件大師作品

另一個影響柳宗理的關鍵人物,則是法國知名設計師、柯比意的夥伴貝里安。一九四○年貝里安受邀訪日,柳宗理擔任助理帶她四處考察,沒想到以前柳宗理有些不屑一顧的民藝品,在貝里安眼中卻是珍寶,甚至比對知名建築的興趣還要濃厚,這讓柳宗理重新審視日本民藝之美,並融入自己的設計中。

柳宗理是個工作狂,對設計毫不妥協,絕對不會出現「這樣應該OK吧!」的想法,平均得花兩到三年做一件作品,慢的話則是五年。很多業主無法理解所以經常吵架,有時他甚至還會把業主轟出去,「所以做為設計公司來說,其實我們超窮的,還倒閉了兩次!」柳新一笑說。

從大學畢業後就進入柳工業設計,和柳宗理共事長達二十五年的設計總監藤田光一說,「柳宗理是個On和Off開關很明確的人。」工作時非常嚴格,但關掉後就是很溫柔的人。雖然柳宗理有著高標準,他卻很放手讓員工做事情,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最後還是得通過他的嚴格考核才行,「作品只差一公釐就算多了,甚至只差一根頭髮的厚度都不行。」

不僅在設計上有所堅持,這位大師也無法忍受不美的東西出現在生活中,只要他覺得醜,就會立刻說「丟掉」。柳新一透露,不僅他小時候穿的衣服很講究,如果員工的穿著不合柳宗理的標準,他會直接叫對方回家,「今天不要來上班了!」可是,柳宗理自己卻因為工作方便或天氣很熱的關係,常常打赤膊或是脫到只剩一件內褲,「他脫到只剩內褲,別人卻因為衣服太醜而要回家,可是卻沒有人可以說他。」柳新一大笑著說。

柳家還很流行一個「直觀」活動,不管是柳宗悅還是柳宗理,都常拿著物品問徒弟或員工:「這個東西哪裡好?」被問者須毫不遲疑立刻說出感受,藉此訓練審美眼光。柳新一回憶:「如果我猶豫了兩秒才講出答案,柳宗理就會說,做為一個人,你沒有生在這個世界上的資格。」到了隔天,柳新一一定會把正確答案說出來,但馬上又會被柳宗理吐槽,「為什麼是這個好呢?」如果柳新一只是隨便講某個東西好,但講不出理由,「柳宗理還是會說,做為一個人,你果然不適合活在這個世界上。」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